原创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

发布时间:2020-07-28 07:11:43 编辑: 台湾省台北市 来源:房地产(dfcaibao.com)

导读:本文是由台湾省台北市网友投稿,经过滴滴开放灰度测试编辑发布关于"原创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

出品| 公司研究室

文| 海川

7月24日晚间,贝壳找房公告拟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BEKE”,高盛、摩根士丹利等为其IPO的联席主承销商。据透露,这次IPO融资规模在10亿-20亿美元之间。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这家脱胎于中国最大地产经纪的公司,终于迈出了首发上市的临门一脚。之前,无论是老对手我爱我家,还是新“冤家”房天下,以及因为收购安居客而间接成为竞品的58同城,都先于其上市。

招股书公告后,网上有关于这起年内赴美最大规模IPO的报道纷至沓来,大家关注的不是其背后投资人的彪悍,就是其GTV(总交易价值)数额的巨大,以及连续亏损3年的原因。

让房产经纪人“屌丝逆袭”的梦还没实现

这些都值得关注,但公司研究室更关注的倒是贝壳老板左晖的动向。这位争议颇多的创业者,此前曾坦言,房地产经纪业门槛不高,从业人员往往不受尊重,因此,他发誓:要让每一个从业的屌丝,拥有属于自己的职业尊严。

问题是,经过近3年的脱胎换骨后,从链家转型为贝壳找房,现在马上要上市了,链家从屌丝企业变得更高大上没有?员工从屌丝变成金领没有?左晖自己拥有其他成功企业家所享有的职业尊严没有?

原创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

毋庸讳言,房地产经纪业务一度被人们视为很低端的产业。这个伴随中国房地产野蛮生长的服务领域,最早给人的印象就是街角一个小门脸,员工满大街发传单的行当。虽然有少数代理高端楼盘的经纪在写字楼或小区售楼处装饰的比较精美的房间里待人接物,但这并没有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相反,有时还给人一种装逼的印象。

从一开始,房地产经纪就是一个人力密集型的行当,从业者甚多,资质要求甚低,大量初高中甚至小学生都混迹其中,似乎只要认字、识数的人都能干。正因为其进入门槛低,这种近乎卖苦力的行业,不同门店同质性非常高,相互间的竞争非常激烈,为此发生的争吵斗殴在行业发展初期司空见惯,有时甚至带有江湖甚至黑社会背景。

这样的企业与员工形象,说实在的相当低端,员工流动性大,企业营收不稳定,个别员工收入或许很高,门店老板赚得也许不少,但在公众眼里真的与屌丝差不多,企业老板们也谈不上受人尊敬。

经过多年的丛林式竞争,最终能在这个市场活下来并长大的全国性品牌不多,链家、我爱我家、安居客、房天下等算是佼佼者。其中,左晖的链家排座次本来是很靠前的,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其他三家先后上市,而一向行业老大感很强的链家,却在上市路上蹉跎至今。

虽然争议不少,但链家所拥有的的业务资源、交易量都在那里摆着。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贝壳找房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5亿元、286亿元、460亿元,从2018年到2019年的收入增长率达到60.6%,这当中,链家的贡献占大头。

原创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

因此,即使没有上市,链家依然迎来多轮外部投资。这些投资者中,有嗅觉灵敏的早期投资者华兴资本,也有大力跟进的腾讯集团与红杉、高瓴资本,更有临门一脚,意图收割IPO收益的软银。

这些知名的PE\VC,愿意为链家鼓劲加油,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公司创始人左晖一统行业江湖的野心与让公司脱胎换骨的决心

链家脱胎换骨完成了左晖一半的愿景

早在2016年,左晖就豪言让员工与企业摆脱屌丝形象,赢得社会的尊重,拥有职业应有的尊严。于是,从那时起,他就开始逐步引进外部资本,在改进公司治理的同时,也让公司的估值逐步放大。

原创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

2018年,再一次寻求上市遭遇挫折后,左晖下决心将链家的业务,从线下搬到线上,从之前的垂直型结构改造成横跨多个领域的平台,从以前备受诟病的重资产商业模式向网络科技主导的轻资产模式转型……

于是,就有了贝壳找房这个新的平台,它脱胎于链家,又超越链家,这是一个承载左晖一统行业江湖的新式工具,借助于互联网+的威力,目前,这个新平台差不多完成了左晖50%左右的愿景。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贝壳找房平台上有265个房地产经纪品牌、超过42000家门店和超过456000名代理商,遍布中国103个城市。除链家之外的264个房地产经纪品牌共有34600家经纪店,321800经纪人。2019年贝壳的GTV(总交易价值)为人民币21280亿元(约合3005亿美元),平台上房屋交易数量总计220万笔。其中,将近一半由由关联房地产经纪门店和新房屋交易采购的销售渠道产生的。

这样的交易模式,一度引来贝壳“既当裁判又当球员的”非议。但就商言商,这种基于ACN(经纪人合作网络)技术的商业模式,贝壳不过是作为平台方提供了最底层的操作系统:让包括购房者,卖房者,房东与租客在内的住房客户能够和房地产经纪品牌、门店中介机构能够进行顺利交易。

这样的商业模式早已有之,先前的淘宝,后来的拼多多,都是这个路数。只不过链家这个老东家,作为交易者中一员也活跃其中。但上述合作乃是基于商业利益与平等协商基础上的合作,所谓“既当裁判又当球员的”的非议,更多是道德层面的担心,并没有给平台的实际运作带来太大干扰。

当然,这样的平台,也不要指望实力较强的竞品加入,比如我爱我家、安居客、房天下,部分竞品甚至要组成反壳联盟。但这都是市场竞争的正常表现。

对赌压力下贝壳或被逼上市

从链家到贝壳,这种转型用时漫长,成本不菲,这也是从链家到贝壳不断向外融资的重要原因。

据招股书披露,链家早期融资的60亿(这部分股权已镜像平移至贝壳找房),与风投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不在2021年4月前上市,这部分融资不仅要对兑付风投60亿本金,还要付每年8%的利息。这种对赌压力,也是贝壳找房急于上市的重要动力。

原创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

对于左晖旗下的资产来说,贝壳找房实质上就是一个大拼盘,把链家、自如等各块业务,都放到这个大拼盘上面去;把友商的交易量也装到自己的筐里来,而将付给他们的分成或佣金计入交易成本。

这样一来,贝壳找房这个平台的交易量就非常可观。招股书显示,2019年,贝壳的GTV(总交易价值)达到2.13万亿元。单就这个数据而言,贝壳找房已经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房地产经纪平台。而有分析称,其IPO估值或高达200亿美元。

经过多年的改造转型,贝壳找房俨然已成为国内房地产经纪与服务业务领域的互联网高端平台,与传统意义上遍布全国的上万家街头门店的距离似乎已很遥远,互联网高科技的符号似乎越来越显眼,加之马上赴美上市,以往的屌丝帽子,似乎也越来越远。

但这一切,并不能决定左晖就一定能找到自己所说的职业尊严。要想实现类似腾讯从QQ到今天互联网科技巨头的转变,左晖及贝壳找房,首先要成功迈过IPO这道大关。

首先,就是要保证IPO成功。在美国市场对中概股不太友好的当下,贝壳找房赴美上市的难度与以往相比,无形中增加很多。尤其是瑞幸咖啡暴雷之后,大规模融资的中概股压力更大,受审查更严。因此,贝壳找房的财务报表将经受严峻考验。

其次,只有IPO成功,才能缓解迫在眉睫的对赌压力。不是说,上市不成贝壳找房就还不上这笔融资,毕竟,2020一季度末,贝壳找房现金及货币资本尚有100多亿。但在遭受疫情的当下,这势必大大加重了平台的正常运营压力。

再次,在竞品纷纷上市之后,一个非上市公司的贝壳找房,无形中就低了一头,无论是品牌影响还是融资能力。这时候,如果去谈论所谓职业尊严,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听得进去。而且,这几年,贝壳找房为激励员工,支付了大量期权,这也是近几年利润亏损的重要原因。而如果不能成功上市,这些期权就成了镜花水月,员工摘掉屌丝帽子可能就真的成了梦想。

原创贝壳如果上市了,左晖就能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是不是个伪命题

最后,只有在IPO成功后,才真正可能在市场树立贝壳找房新型互联网高科技企业的形象,左晖本人也才可能从暴发户进化成科技型企业家,获得阳光下的新型富豪的美名,最终赢得他所追求的职业尊严与体面。

因此, IPO正式启动,只是意味着贝壳找房离左晖的梦想更近一步。这位持股28.9%,拥有46.8%投票权的大股东,期望跻身中国一流科技型企业家行列的创业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http://dfcaibao.com/keji/3235.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东方财报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东方财报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推荐

小编推荐

热门标签